搜索:
【大唐复仇记】(第一部)(1-4)

             第一部 淫虐石青璇
                1阴谋
  话说徐子陵和寇仲助李世民夺得天下后便隐退江湖,分别携娇妻石青璇和宋
玉致过起了神仙般的生活,殊不料一场针对他们的阴谋正在展开。
  阴暗的密室中,一个奸邪的声音说道:「玉山对此次计划可有几成把握?」
  「呵呵,林兄请放心,徐寇二人以为我当日已死,这次由我布局,有心算无
心,已有三成把握。」
  「只有三成?」另一个苍老的声音中略带几分疑虑。
  「此次计划周详,以众凌寡,各个击破,我又暗中联络了一批失散的圣门高
手,他们与徐寇二人积怨甚深,况且我许诺事成之后可一同奸玩两人的娇妻,哈
哈,想来他们也会拼尽全力,这样一来我们又加了三成胜算。」
  「哼哼,到时候我要教徐子陵和寇仲好好看看他们的妻子怎么在我跨下呻吟,
怎么被我操得死去活来。」
  「小弟定当满足林兄的心愿,呵呵,不瞒林兄,这也是小弟我多年的夙愿,
想那石青璇与宋玉致都是美人中的美人,极品中的极品,只可惜叫那两臭小子先
开了苞。」
  「只盼两人的后庭还未给动过,到时候可以一尝夙愿啊。」
  「香兄出于青楼世家,到时候可要好好调教这两位大美人阿……呵呵呵」
  「一定一定,小弟一定把她们调教的比婊子还听话,呵呵呵呵……」密室中
的淫笑中带着几丝恶毒。
  「不过就算如此,徐寇都不是浪得虚名之辈,两人多次从围捕中突围,恐怕
不易擒杀啊,不知玉山有何妙策?」老者说道。
  「萧老不必担心,请看……」香玉山摊开左掌,赫然有三粒丹药:「这是我
祖上传下来的宝贝,各有妙处。」
  香玉山拣出一粒青色的丹药,「这是锁欲丹,在香炉中焚烧时会发出淡淡檀
香,对普通行房的夫妇来说除了增加性欲外毫无作用,可是对象徐子陵这样的高
手来说会功力尽失,到时候石青璇行房的丈夫忽然换成了我们,两位说有不有趣
啊……」
  「还有这粒名为玉女求春丹,」香玉山又拿起一粒红色丹药「普通春药只是
迷幻女子的头脑,使之发情,而我这粒玉女求春丹服下去,头脑清醒,偏偏身子
不由自主,求我来操,这样才能从心理上彻底击溃那些贞洁烈女,让她们堕于淫
欲之中,而且此丹药药性长达10年之久,嘿嘿……」
  「真想看看那时候徐寇两个小贼的脸色,哈哈哈哈……」
                2异变
  青山……
  绿湖……
  小筑……
  一丝丝甜腻而满足的呻吟若有若无的飘荡在这人迹罕至的飘渺仙竟。
  薄薄的雾霭始终不肯散去,枝头的甘露浅浅映着这幅宁静的画卷。可谁知道
片刻后天堂将沦为淫虐的地狱,世间的惨剧将伴随复仇者们的狎笑而登场。至少,
此刻她们还是幸福的……
  内房中,一对夫妇正在交合。那男子便是辅佐李世名登基后归隐三载,堪称
宗师级的大唐双龙之一的徐子陵。而那美女就是石之轩之女,才貌萧技堪称天下
一绝的石青璇。
  只见青璇雪白两腿大开,盘着陵少的腰背,而子陵俯身压在那具美貌娇躯上,
不停的挺动,两手一边一个握着坚挺的菽乳揉搓着,不时还亲吻那粉嫩的蓓蕾。
  「恩……子陵……恩……好……就这样……」
  「唔……好棒啊……子陵……再用力点……恩……恩……」
  「遵命夫人……想不到,我徐子陵的美娇妻在榻上竟是如此的淫荡啊……呵
呵,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啊……」
  「呜……讨厌……贱妾将身心都托付给公子,只盼公子好好怜惜……恩……
公子却如此取笑。」
  「我的好青璇……你在床上越是放荡,为夫越是欢喜啊……此乃人伦之常嘛。」
  「唔……恩……夫君好厉害……贱妾是荡妇……贱妾只作夫君的荡妇……啊
……呀……」
  听得娇妻如此情话,徐子陵哪里还忍得住,将盘在腰间的玉腿架在肩头,抬
高了娇妻的粉臀,不禁加快抽送的速度,越插越快。
  「啊……夫君……美死青璇了……呀……要来了……」
  徐子陵也感到娇妻的美穴热了起来,好似夹紧收缩,更是狠命抽插,想要同
赴那美妙极境。
  就在此时,异变骤起……
  闭着双眸,全身绷紧,就要达到高潮的石青璇忽然感到自己小穴中爱郎的肉
棒停止了动静。
                3暗算
  「子陵,怎么拉?」睁开星眸的玉人不解的看到自己的丈夫皱着眉,神情肃
穆。
  「是谁?站出来!」徐子陵沉言喝道。
  「精彩精彩……精彩之至啊……子陵兄,多谢你和嫂夫人演了如此香艳的活
春宫,另我等大开眼界啊……」
  脸上带着邪笑的香玉山飘然从门口度了近来,一身的华服似乎掩盖不了那股
跃跃欲的邪气。可见这三年香玉山的功力精进不少,毕竟复仇的心志是可怕而危
险的,它往往能让平庸的人爆发,何况是空有一腔抱负与诡计却饮恨收场的香玉
山呢。
  凭什么自己不如那两个爆发户的臭小子,凭什么自己筹谋多年的计划却一次
次毁在他们手上,凭什么他们能享受绝世美女而自己这三年来为了躲避李世名派
出的大内高手,不得不恍如丧家犬似的隐在荒野与阴影中,这一切如今终于有了
了结,自己要夺回失去的一切,要让赫赫一时的大唐双龙变成两条虫,不,是两
只狗,他们的妻妾,自然是母狗了。想到这,香玉山感到自己兴奋的有点发抖,
而笑意则多了几分狰狞。
  「子陵兄自从携娇妻归隐后,一直令小弟我牵挂不已,今日见到两位伉俪洞
房春景,更是让小弟多了几份羡慕啊。」
  「嘿嘿……是极是极……就连老夫看了也……那个……那个按耐不住,按耐
不住啊。」窗口处忽的进来一位正冠锦袍的老者。
  「萧铣!」徐子陵暗道不妙,「一个香玉山还好对付,再加个萧铣就不易了。
虽然当年隐约猜到香玉山的苦肉计诈死,没想到萧铣竟也活着。
  「徐子陵,你也有今天啊!老子来好好招呼你。」忽然间房顶裂开了个大洞,
落下的林世宏就欲上前撕了眼前毁了自己大好前程的仇敌。
  徐子陵不由暗暗叫苦,「今天恐怕是难了了。自己脱身不易,何况还有爱妻。
要命的是两人刚刚还在裸身交合,来不及着衣,自己的阳具此刻还未拔出,而三
人气机已锁死自己,更不能轻举妄动。」
  「林兄且慢。」香玉山伸手阻了一把,「子陵也算是我们老相识了,何况还
有萧艺冠绝天下的青璇姑娘在,哦,应该是徐夫人才对,林兄太心急了点。」
  林世宏也不是笨人,经香玉山一说,马上领悟过来,这是香玉山在提醒他待
会儿好好操操石青璇更能解恨,更能让徐子陵痛苦。
  「对,玉山兄弟所言极是,所谓朋友妻,大家骑,我会好好伺候你夫人的,
哈哈……」林世宏盯着石青璇一丝不挂的侗体,不禁咽了一口,「待会儿还请徐
夫人给老子好好吹吹萧啊,哈哈哈……」
  石青璇见到林世宏那淫亵的目光,不由紧紧靠在爱郎怀中,希望能躲过一劫。
  见到爱妻受辱,一向冷静的徐子陵怒火中烧,忍不住就要拔身而起,运气劈
掌,忽然丹田一酸竟半分动弹不得,糟了,是迷药,额头流下涔涔冷汗,今日恐
怕凶多吉少了。
  「疑?青璇的春宫怎么不演拉,是徐兄的后劲不足,还是青璇的需求不满啊,」
望着徐子陵喷火的双目,香玉山得意起来,「这样吧,嫂夫人就由我们代劳,也
能让美人比较一下我们各自的床上功夫啊,哈哈。」
  「是极是极,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今日青璇就和老夫还有二位贤侄到床上
乐一乐,来个轮流乐,其乐融融也。老夫包你欲仙欲死,乐不思蜀,嘿嘿黑……」
萧铣捊了胡子。
  林世宏最耐不住性子,走上前,点了徐子陵的哑穴。萧铣则来到石青璇身后,
望着羊脂般的肌肤,从背后抱住了美人,而那双干枯的老手早已不自觉的握住了
石青璇的玉乳,「恩,手感真好,比老夫的那些妃子强多了,只不知青璇的小穴
是否也同样精彩啊。」
  「想毕不会让萧老失望的」香玉山已到了石青璇胯间低头仔细瞧了起来,手
指更是抚着那几缕疏疏芳草。
  「啊……放开我……你们这些畜生……」感到自己上下全身的隐秘处都遭到
了侵犯,石青璇奋力挣扎起来。」
                4忍辱
  「青璇就不必害羞拉,」香玉山左手轻柔拨开那娇嫩紧闭的嫣红阴唇,右指
轻轻的划过上端看上光艳湿润的花蒂,娇躯不由一颤抖,青璇摆动四肢,想要挣
脱跨下的魔爪。
  「嫂子真是迫不及待啊。」香玉山调笑道,「别急,我们这么些人定会让你
满足的。」言毕,魔爪抓住仙子的玉踝,用力向外拉开,青璇裸呈的修长的玉腿
被迫分到最开,用自己最为隐秘的私处来迎接淫徒们的光临。
  香玉山当然不会客气,一头埋进了青璇的跨间,卖力的舔弄起仙子的阴部,
「真是美味啊,不愧是人间极品。」尝到甜头的仇敌得寸进尺。
  「畜牲,你们这些畜生,我作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为了保住自己的贞节,
石青璇已经萌生了死志,可是酸软的全身连一丝咬舌自尽力气都聚不上。
  「作鬼?夫人这么好干的身才作鬼多可惜找到了更香艳的美餐,仙子花蒂的
包皮被无情的翻开,光艳肉色的珍珠落入了淫徒的嘴里,含吸亲吻。香玉山更是
伸出贪婪的舌头,在花蒂上顺时针的划动,又不时轻咬一口,石青璇如遭电亟般
猛然的蹬着无力合拢的双腿,香玉山满意的看着自己口中餐点的反应,」青璇的
身子好敏感啊,定是平日里徐兄没好好疼你。「
  「那青璇日后可不必担心寂寞了,老夫每日都会和你云雨一番的,说不准还
是春风几度呢,呵呵呵」萧铣沙哑的奸笑里也预示着青璇将来悲惨的处境,无论
是沦为性奴或是娼妓,贞洁的身子将被无数的男人无数次的玷污淫辱。
  「不如到小弟的天香楼来当婊子吧。凭青璇你的艳名和容貌身段,保证是客
似云来。要是知道青璇你沦落风尘,妓院卖身,天下间想排队操一操你的男人恐
怕能绕长安城好几圈呢。」香玉山继续羞辱着仙子,「至于畜生,我想你会尝尝
当畜生的感觉,特别是作为一只母狗。哈哈哈……」
  自己的身子被丈夫以外的男人肆意玩弄,而未来是更悲惨的遭遇,向来坚强
的石青璇也不禁流下了两行清泪……
  正揉搓着仙子玉乳的萧铣察觉到怀中美人的挣扎渐渐孱弱,心中暗喜,伸头
穿过玉臂,一口便咬住了坚挺白嫩右乳,啧啧的吮吸起来,那乳尖的粉红蓓蕾更
是被含在臭烘烘的嘴里,任由萧铣的舌头拨弄,而萧铣的左手也捏弄拉扯弹弄着
右边的乳头……渐渐的两颗葡萄不受控制的充血挺立起来,萧铣不由得意,「青
璇好象有感觉了吗,我还以为你是个贞妇没想也是个荡妇,不过这样老夫更是喜
欢。」
  「不是的……啊……畜生……你们放开我……」呜咽的呻吟越发刺激了淫贼
的动作,骄傲的双乳被肆意捏圆搓扁成各种形状,雪白的肌肤更是渗出粉红的颜
色。
  「子陵兄,嫂夫人的下体还真是精彩啊」亵玩着石青璇私处的香玉山还不忘
刺激自己的死敌一下,「比我玩过的婊子可是美多了。」
  徐子陵却是心中滴血,娇妻任由恶徒羞辱,自己动弹不得好似旁观者……即
使是每每在生死关头都能化险为夷发挥奇功的长生气此刻也奈何不了所中的迷药。
早已被一场场生死搏斗锻炼得古井一般的心志不由动摇起来,无能为力的失败感
首次在心中晃过。
  痛苦,心中的痛往往胜过肉体的伤。
  绝望,让绝望更绝望的是徒劳的挣扎。
  此刻的徐子陵与石青璇何尝不是呢……
  而这恰恰是香玉山复仇的目的,自己的性欲与快乐发泄在贞洁的石青璇身上,
远远比撕碎徐子陵更能解恨。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前半辈子运气好的出奇的大唐双龙之一如今也尝到了
厄运的滋味。
  二十年风水轮流转,遭尽了失败的香玉山却成了三年后的赢家,尽情玩弄着
夙敌美丽妻子。
  「嫂子,感觉如何?」香玉山的魔爪停顿了一下,「我可要进去喽。」
  「不……不……住手……不要……」石青璇绝望的摇着头,「唔……」
  香玉山翻开两片被刺激的有些微微张开的阴唇,中指和食指缓缓滑入了花径,
打破了石青璇最后一丝保住贞洁的幻想。
  「终于……失去了……」被别的男人看到并进入身体,虽说还不是真正的肉
棒的奸淫,但离那一步也是不远了。石青璇明白这一点,悲愤的泪水化过了脸颊
……
  「瞧夫人的样子,想必很舒服吧,我要动了啊。」
  「不,不要……」
  「嫂子怎么这么心急啊。不过,你下面的嘴可不是这么说的哦。」香玉山抽
动着温暖湿润的甬道内的手指,隐约有渍渍的声音。
  「看,它都谗的流水了。」香玉山得意的抽出手指放在石青璇的眼前,上面
果真有晶莹粘连的痕迹。
  「想不到夫人也这么骚,没几下就浪出水了,比起玉山天香楼的姑娘是有过
之而无不及啊。」
  正在品乳的萧铣也不忘嘲弄坚贞的仙子一番。
  「不,不是的……你们这群畜生……啊……不得好死……啊……」与夫君的
交媾在最高潮时被打断,加上恶魔们不断施在自己最珍贵隐秘处的刺激,身体才
不由自主产生了生理上的反应,自己更本不是淫荡的女子。石青璇在心底呐喊着,
可是这种解释能说出口吗,恐怕遭到的是更猥亵的耻笑吧。
  香玉山加快了手指抽送的速度与力度,一时间石青璇下体诱人的桃源洞中水
声潺潺,空气中也透出几丝淫靡的味道。
  「唔……唔……啊……」
  「嫂子是不是觉得在徐兄面前被人指奸很刺激啊,或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这一句倒是提醒了心急的,正在一边脱裤子的林世宏。他一把抓起死猫般软
瘫在床角的徐子陵,将他强按在妻子的跨间。
  「臭小子,好好看看你老婆的骚穴,她待会儿就要被老子的大鸡吧操烂了…
…哈哈……」林世宏忘形的拉下裤子,露出硕大粗黑的阳具,得意的抖了几下,
「比你的烂鸡吧大多了吧,一会就操操这臭婊子的嫩穴。不过,老子今天心情好,
所以发发善心,让你好好看看自己老婆被干暴前的骚洞,免得你将来认不出来…
…啊哈哈哈……」
  徐子陵愤怒的别过头,无法再冷静的双目中怒火与杀气一齐朝林世宏逼去。
林世宏倒被吓了一大跳,惊慌了退了一小步,不过旋既想起了对手的虚弱。
  「干。还来虚张声势这一套」林世宏一个巴掌甩过去,「瞪我干嘛,好好看
看你老婆挨操的贱样。」将徐子陵的脸牢牢按向石青璇的下身。
  「林兄也是为了陵少着想啊,」香玉山见有了特殊的观众,更加卖力的在石
青璇的阴部玩着花样,「陵少一定是没如此近距离看过自己妻子与别人演的春宫,
故而如此目不转睛,津津有味吧。」
  「不过,林兄有一句可是说错了」香玉山微微笑道。
  「哦?香兄弟说说看。」林世宏好奇的问道。
  「俱我所察,青璇的小穴可是世间名器,虽然林兄天赋异禀,可想操烂青璇
的美穴却非易事啊,呵呵……」
  「原来如此,我倒要好好试试这世间名器有什么神奇。」林世宏顿时来了兴
趣,「老子一天操她个十几次,不相信操不暴她。」
  香玉山摇了摇头,「怕是不易。」
  「我们这么多人轮流上她,天天操呢?」
  香玉山还是笑笑。
  「有了!」林世宏忽然想到了个好主意,「就把她送到妓院,当个让人免费
嫖的婊子,这样不分白天黑夜的让天下人操总行了吧。」
  「林兄果然是奇思妙想,呵呵……」香玉山怪笑道,「不过这样一来,子陵
兄不仅要戴这么多绿帽子,而且再要想和嫂子行房时恐怕得排队等着嫖嫂子喽。」
  「嘿嘿嘿嘿……有趣有趣……夫人被别人嫖,连自己上都要等着嫖,哈哈,
着实有趣啊,说不准老夫还能看一出感人的妓院相会的春宫好戏呢。」萧铣兴奋
道。
  「说不定那时他干的已经是被别人操烂骚穴的老婆了。」林世宏念念不忘要
干暴青璇的美穴。
  「呵呵,欢迎陵少常来天香楼,到时陵少可别怨我收你青璇的渡夜资啊。」
香玉山淫笑着顿了顿,「不过,青璇每接过百名客人后,可以免费招待陵少一次,
以解两位洞房相思之苦,哈哈哈……」
               (待续)
上一篇:【神州奇侠】(1-5)
下一篇:【烟雨逍遥淫】(全)

©2014 - 2015 8kkk成人电影

www.5834.xyz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