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仙绿妙语 续写 第19—21章】


          仙绿妙语续写 第十九章 雷霆手段
  丑老怪好不容易从方才狂喜的心情慢慢平复下来,转念又是一想,这所谓的
寻欢阁的圣物当真就是自己所想的是那世间最绝顶的春药?寻欢阁当年也算是在
仙元大陆一隅赫赫有名的淫邪势力,阁内所呈圣物中淫邪毒药数不胜数,万一这
朱砂泪是一种药性极烈的毒药,自己贸贸然的给林轻语用上了,万一仙子有恙落
得个香消玉殒,自己岂不是得不偿失?
  正当丑老怪抓耳挠腮踌躇之际,眼光之余发觉到这红色玉瓶的纸条似是有异,
纸条面上好像有着些许淡淡的字迹纹路,丑老怪心中一动,拨开纸条,翻到反面
一看,这才发觉,原来在这纸条背后还有着一行淡淡的娟秀字迹:
  朱砂泪,南方极暑之地所生之合欢花配制而成,寻欢阁副阁主慕容欢所藏,
药性极烈,基属世间第一春药。
  丑老怪看完纸条上的内容,一双黑手不由得颤抖起来,呼吸也是愈来愈急促,,
脸上更是露出掩盖不出的淫笑之色。原来,这慕容欢当年乃是寻欢阁的副阁主,
淫名扬遍整个仙元大陆,慕容欢不仅在修道一途境界高深,自身更是喜好女色,
平日寻欢途中失身在他手上的女侠仙子、少女妇人不计其数。往日里在仙元大陆
上江湖中作恶还不够,最后这慕容欢竟是色胆包天,将目光瞄准了神剑阁的客卿
长老房弘文的妻子,也是在仙元大陆上艳名远播的柳华仙子,白语柳。不过就在
慕容欢马上得手之际,好在柳华仙子境界高深,最后关头道心清明,施法求救,
这才保全清白。柳华仙子虽未失身,但这慕容欢的大胆行径也是彻底惹怒了神剑
阁一众,最终神剑阁联合长生门,焱火宗,三大仙门集体讨饭寻欢阁,将其剿灭。
  这红色玉瓶里装的朱砂泪竟是慕容欢所藏,那岂不是就是世间最绝顶的春药
了?这等药物,不说施于境界高深的白语柳,但对付一个境界还在凝虚出境的林
轻语,想来应是问题不大。想到这,丑老怪不由得嘿嘿淫笑一声,当下不再停留,
将红色玉瓶慢慢藏于衣内,快步离开妙香居的库房,走到妙香居的正门时,望着
赵姑娘的香闺之处,嘿嘿一笑,口中嘟囔一声,继而向山下掠去。
  妙法门大殿。
  此时,殿中大堂上正跪着两名身着妙法门衣物的弟子,低着头,身体微颤,
面色惶惶不安。四周站着不少妙法门的其余弟子,也是低头不语。连一向笑嘻嘻
的韩易也是闭上了嘴巴,翘着二郎腿坐在一旁的木椅之上,只是不时掠过两名弟
子的眼光中充满了怒气和不屑。林轻语坐在大殿上方的椅子上面,面色铁青,美
眸中不时有精光闪烁,过了良久开口道:「趁着下山做事的时候出入赌坊勾栏之
地不说,折返途中更是胆大包天的妄图奸淫女子,若不是有其余门中弟子路过,
那女子便会失了清白,你二人的罪恶行径,我妙法门怎能容你?!」
  二人闻言,慌了神,急忙失声开口求饶道:「林师姐饶命啊,我们知错了!」
  二人不说话还好,一开口,林轻语心中怒气更盛,高声怒斥道:「知错了?
  妙法门规你们不知道吗?!本门弟子严禁出入山下风月娱乐之地,这倒也罢
了,你们竟敢妄图毁人女子清白!……」说完,林轻语的面色因为激动变得红润
起来,雪白衣物胸前的高耸因为呼吸的急促来回起伏。
  堂下众人皆是被林轻语的高声斥责吓得身体一抖,连韩易也是急忙收起方才
翘着的二郎腿,正襟危坐,只是偶尔眼神悄悄瞄向林轻语,望着林轻语那因为激
动而变得更加红润的绝美面颊,甚是诱人,但也是不敢细看又急忙转过头来。
  「师弟……」,过了许久,林轻语开口淡淡道,好似情绪已经慢慢平复下来。
  不用说,韩易也知道林轻语这是在叫他,这也是韩易比较自得的地方,林轻
语平日里只会叫自己师弟,门中其他的男弟子,林轻语就算与其说上几句话,口
中称呼也必会在「师弟」前面加上其姓氏,只有对自己才会直言称师弟。
  韩易急忙站起身来,答应一声。林轻语瞥了大殿中间还在跪着的两名弟子,
开口道:「依我妙法门规,此二人应当怎么处理?」
  韩易自是知道林轻语对妙法门规了然于心,此刻询问自己不过是考验自己对
门规的认知以及在众人面前委以名望,当下轻咳一声,先是看了看跪着的二人,
眼中满是厌恶,摇了摇头,在心底里暗叹一声,接着朗声回答道:「二人出入赌
坊勾栏,按我妙法门规当废去心脉,赶出山门。但……但他二人还妄图奸淫女子,
毁人清白,乃是大罪,按我妙法门规,当……」
  「应当什么?」
  「应当处死!」
  此言一出,大殿之内一片哗然,门中弟子纷纷窃窃私语,那二人更是如丧考
妣,大声求饶道:
  「林师姐饶命啊,我们再也不敢了!」
  「求林师姐饶我这一次吧!」
  「我再也不敢了,求求您放过我一马吧,我愿废去心脉下山去!」
  「够了!」林轻语娇斥一声,纵身一跃,绝美的身形便是从大殿上方的椅子
上飞跃下来,款款落地之后,莲步轻移到二人面前,冷声道:「现在求饶已经晚
了!师弟,你来动手!」
  「啊?……」韩易愣了愣,似是没想到林轻语会让自己动手,转头看向还在
地上苦苦求饶的二人,虽是犯下了滔天大罪,但毕竟是自己相处多年的同门,心
有不忍,于是两步走到林轻语的身前,俯身轻声道:「师姐,要不……」
  林轻语白了他一眼,红唇微启道:「怎么,你要给他们求情?!」
  「这不是……」
  正待韩易与林轻语谈话之际,方才还在苦苦求饶的一人眼神冰冷,眼光中露
出丝丝冰意与决绝,当下单手微动,化气为劲,手掌前段包裹着一层淡淡青色的
光芒,宛若一只出鞘的利剑便向林轻语刺去!
  此时林轻语还正与韩易讲话,似乎并未看到那人的小动作,不过周围的门中
弟子倒是看个清楚,纷纷高声喊道:「师姐小心!」韩易听言反应过来,暗道不
好,便是想要将林轻语拉开,没想到林轻语好像对那些提醒置若罔闻一般,嘴角
微微一挑,露出一丝冷笑,正当韩易疑惑之际,只见林轻语的身形有些许晃动,
只听「嘭」的一声,那名弟子的伸手剑还未到林轻语的身前,便被弹开来去,身
体飞出去好远,落在地上,口吐鲜血不止,似是受了极为严重的内伤。
  林轻语这才转过身来,望着那名被自己弹飞落地的弟子,眼神中充满了厌恶,
又看着还有一个跪在地上面如死灰的弟子,冷声道:「心术不正,皆是咎由自取!」
  说完,右手缓缓抬起,浓郁的青色光芒覆满全手,继而形成一只像矛一样的
东西,看到此景,韩易呆了呆,口中喃喃自语:「师姐竟然修成了青华矛……」
  大殿之内的弟子更是窃窃私语:
  「林师姐竟然学会了青华矛啊,而且青华光芒还那么浓郁……」
  「是啊,要不说林师姐天资绝顶啊,羡慕啊……」
  「以后都老实点吧……」
  林轻语说完话猴,再没有犹豫,接着青华矛便是刺向两人,霎时青色光芒入
体,二人皆是殒命。林轻语看向地上的尸体,眼神中厌恶不在,抬头环视门中弟
子,冷声道:「家有家法,门有门规!以后谁若是再触犯门规,特别是行这种卑
劣之事,门规绝不饶他!」
  众人皆是被林轻语果断杀人的雷霆手段和严厉口气震的心头一跳,大殿中鸦
雀无声,韩易环顾四周,看到门中弟子皆是低头不语,挠挠头再度走到林轻语的
身旁,轻声道:「师姐消消气吧,大家都……」
  林轻语闻言,瞥了韩易一眼,叹了口气,道:「哎……你呀」说着林轻语便
是想要离去,突然犹豫了下,轻声道:「你安排人手把他二人葬了……」说完这
句,林轻语便是转身离去。
  韩易挠了挠头,不明白为什么林轻语要让自己来做这事,后来转念一想,师
姐这是让自己在门中弟子前立威的同时慢慢熟悉门中事务啊……想到这,韩易不
由得心中一暖,当下打起精神,指挥起了大殿内还未从方才景象清醒过来的门内
众人。
  林轻语好不容易处理完妙法门的琐事,又因为方才的事情,心情很是烦闷,
从大殿里出来之后便是慢慢踱步,心中有所思虑。方才的事情自己也没办法,不
得奸杀淫掠为祸百姓乃是妙法门的铁律,但毕竟自己方才打杀的不是敌人,而是
妙法门的门中弟子,这心里……师傅将门中大权慢慢交给自己之后,自己虽是对
门中弟子管教颇严,平日里惩戒极重,但也从未如此这般直接夺人性命。
  林轻语摇了摇头,不再去思虑这事,毕竟结果已然这般,自己也是依靠门规
行事,这两名弟子落得如此下场也是咎由自取。自己的事情还有「一大堆」没有
解决,还管这么多作甚。想到这,林轻语的心情不知是平复了许多,还是更加沉
重,展开身形朝着自己的住处飞掠过去。
  到了晚间,林轻语刚从修炼之态缓缓沉息醒来,毕竟师傅传授给自己的青华
矛自己虽然已经可以肆意施展开来,但还没有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每日必要的
修习巩固都是成了林轻语的日常作态。林轻语正要想着洗漱一番,不料门外却是
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章节分割线*****************************
         仙绿妙语续写第二十章仙子终殇(上)
  林轻语听到门外的敲门之声,内心微微一动,秀眉微蹙,此刻已是晚间,会
是谁呢,莫非又是……?于是低声回道:「是谁?!」
  紧接着,门外传来令林轻语最厌恶的一个声音:「林小姐,是老奴……」来
者正是今日晨时在林轻语这幽静清洁的仙子香闺中饱尝「胭脂」的丑老怪。
  原来,丑老怪从妙香居回道饭堂之后,左思右想,还是觉得应是越快越好,
毕竟对于林轻语的性子,丑老怪还是有所了解的,时间越久越容易出别的岔子,
况且今天清晨丑老怪正要挺枪入洞之时,仍是被林轻语再三拒绝,当下正是欲火
焚身,所以不等明日,当下便再次迫不及待的来到林轻语的住处叩门。
  林轻语听到门外果真是丑老怪,心中喟叹,冷声道:「你又来做什么!」
  丑老怪闻言,心中不由暗笑,这每次叩门之时都要问这些问题,当真是麻烦!
丑老怪眼珠一转,当即嘿嘿回道:「老奴并无什么要紧之事,只是想着把那云龙
九现的心法气法呈于林小姐修习而已,不过想来林小姐并不着急,那老奴……」
说完,丑老怪便竖起耳朵,仔细听起木屋之中的动静。
  等了许久,屋内传来了林轻语略显一丝无奈的回答:「等着!」
  丑老怪嘿嘿一笑,也是不多言,只是这种将仙子玩弄于股掌之中的感觉令他
兴奋不已,又想着今晚接下来会发生的情景,更是令丑老怪热血沸腾。
  不多时,林轻语便是推开小门,淡淡的说了一声:「不是说让你过几日再将
心法气法送过来么?」
  丑老怪一听,内心暗笑,都到了此刻,这美人还是如此守得住性子,于是呵
呵一笑:「老奴是想着让林小姐您抓紧修习以便解忧的,不过现在看来您倒是不
急,想来是老奴有些自作主张了,那老奴这便退下……」说完,身形微动,好像
这就要转身离去似得。
  「你!」林轻语被丑老怪这一记不软不硬的棉刀子将了一军,内心有些气急,
继而又是冷冷道:「是么?那你为何不一会去之后便将心法给我送来,偏偏要到
这个时辰?」
  丑老怪转了转眼珠,咽了口唾沫缓缓说道:「老奴只是想着帮助您解忧除虑,
哪里想到了什么时辰不时辰的,粗略一算,现在不过戊时而已,只要能帮到您,
哪怕是子时丑时,老奴也是随叫随到,不敢怠慢。」
  望着丑老怪那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林轻语冷冷一笑,出言讥讽道:「你倒
是真有心啊!」丑老怪讪讪一笑,也是没有接话。
  林轻语心中苦叹,却也没有丝毫办法,只得冷声道:「进来吧!」
  丑老怪得到林轻语的首肯,当下应了一声,跟着林轻语进入仙子香闺之中,
进去之后又是转头将木门紧闩,这才悄悄舒了口气。木屋中清晨时所留下的淫靡
气息早已不在,迎面而来的又是香闺之中那淡淡香气,和丑老怪早已深嗅过的林
轻语玉体上的香气相得益彰,令人遐想。
  林轻语默然做到木桌前,面上的神情在灯火的照射下一览无遗,时而纠结沉
思时而懊悔微冷,阴晴不定。
  丑老怪两步走到林轻语的身前,没敢放肆,而是老老实实的躬身道:「林小
姐,这便是云龙九现的心法气法了!」说完,从衣服内侧缓缓掏出两册秘卷,轻
轻的放于木桌之上。林轻语双目一亮,先是冷冷的瞥了丑老怪一眼,继而将秘卷
从桌上拿起粗略翻看起来。不多时,林轻语将秘卷放下,面色有所缓和,淡淡道:
「这却应是那云龙九现的心法,你倒是当真没有骗我……」
  丑老怪嘿嘿一笑:「这是当然,老奴万万不敢诓骗林小姐您啊……不知您什
么时候修习这云龙九现呢,现在吗?还是……」
  「现在?」林轻语皱了皱眉头。
  丑老怪赶忙解释道:「您早晨时说修习云龙九现之时需要老奴在一侧……侍
候,老奴自是尽心尽力,况且您不是还需要这云龙九现解决难题么,自是愈早修
成愈好……」
  林轻语听完,轻抬臻首,一双勾人心魄的美眸紧紧盯着丑老怪,眼光深邃似
水,似是要将丑老怪身躯脑干看透一般,直盯得丑老怪心中发慌,身上发毛,只
得呵呵讪笑。
  过了许久,林轻语竟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从桌上拿起了秘卷,盯着看了一
会,摇了摇头,站起身来,走到床榻之前拿出先前的另一册秘卷,这才淡淡道:
「跟我来吧!」说着,便向门口走去,留下一脸莫名其妙,心中委委不安的丑老
怪在原地发愣,回过神来,丑老怪也是没有犹豫,转身向屋外走去。
  推开木屋小门,丑老怪一脸疑色的小声问道:「不知林小姐要带老奴去何处
……」林轻语淡淡回答道:「跟上我便是。」说完之后,;莲步轻移,想着住处
后方的一座山涧行去。丑老怪嘴中嘀嘀咕咕,也是没有想出个所以然,也是抛开
不去想,紧步跟了上去。
  林轻语在前面走的并不快,像是在散步一般,丑老怪也并未出言询问,默默
地在后面跟着,不时望向林轻语的绝美背影,林轻语到了晚间,换了一席淡粉色
的华衣裹身,外面披了一条白色的纱衣,隐约还能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精致迷
人的锁骨,裙幅褶褶如雪,月光流动,施于华服之上又是轻泻于地,挽迤盈尺,
使得林轻语的缓慢步态愈加雍容柔美,真好似夜晚天上下凡游玩的仙女一般,看
的丑老怪愈发的欲火中烧。
  不多时,二人来到山涧下的一处大石旁边,林轻语停了下来,不等丑老怪开
口,林轻语便是手掌微抬,一抹丹红色的光芒从手中施了出来,轻覆于那块奇石
上,只听得几声微响,旁边坐落的山涧竟是出现了一处门洞,林轻语抬起脚步,
便是向着山洞中走去,丑老怪也是紧随其上,二人刚刚穿过洞门,那洞口便被两
边的石头自动封死,不留痕迹,只看得丑老怪口中啧啧称奇,谁人能知在林轻语
的住处后面还有着这么一处山涧密洞。
  来到山洞深处,入眼的竟是宛若普通房间一般的一间密室,密室空间不小,
正对着外面的是一座流光溢满的玉台,玉台之下,放置着些许桌椅石凳,桌子上
甚至还放着些许果点茶水,竟还是比较新鲜,想来林轻语应是经常来往此处。
  看到这,丑老怪已是心中了然,这必是林轻语平日里闭关修习所用的一处密
室,那座石台应该就是林轻语的修习之处了罢。
  林轻语来到玉台之下,面向丑老怪,淡淡道:「这里是我平日里修习的地方,
待会你可以坐在这边,修炼途中我有什么问题再来问你。」
  丑老怪忙不迭的点头称是,林轻语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起身便向玉台之上行
去。丑老怪倒也听话,自己一个人老实的坐在石凳之上,只是望着桌子上剩余的
茶水点心,嘴角露出了一丝淫秽的笑容。
  林轻语走到玉台之上,双腿盘膝坐下,从怀中掏出云龙九现的身法,心法,
气法三册秘卷,一一置于自己的身前,微微调整呼吸,翻开第一本身法秘卷,缓
缓修习起来。
  云龙九现,地阶功法也,三百年前云龙阁崇真老人所创,修习者施展此功法
身形不足以外人所见,修习大成者身形鬼魅,隐藏气息仙识,悄然潜入不为人所
知,若有二足大成者,合力施法可自成一处空间,可置人于身前不为人所知,可
肩比天阶功法!
  不多时,林轻语便是进入修炼状态,淡莹的蓝色光芒缓缓破体而出,在林轻
语的周身形成一抹好似保护的光膜,仔细看去,蓝色光华中似是还有几颗点点莹
白,在蓝色光芒之中缓缓上下移动。
  丑老怪在一旁紧紧的望着林轻语,心中也在暗暗思虑,照这个情形,林轻语
已然有了突破凝虚出境到达凝虚入境的实力,为何一直都未曾破境?莫非她心心
念念的云龙九现可以助她破境?但是云龙九现仅仅只是一本身形秘技啊,和境界
的修习可没有什么帮助。但是这林轻语就仅仅为了一本地阶身形秘技,就愿意乖
乖听从自己的话,任由自己肆意玩弄?丑老怪可不相信林轻语是如此轻薄放荡的
仙子红颜,对于她,丑老怪自认为还是有着那么些许认知的。
  在丑老怪的心里,林轻语可不像平常女子一般所谓的「胸大无脑」,美丽是
她的长相,冷漠是她的外表,善良是她的本性,果断是她的性格,聪慧是她的内
在。残酷,只是她的手段。
  不知过了许久,林轻语缓缓从修炼状态苏醒过来,周身环绕的蓝色光华再度
涌入体内,静了静,林轻语缓缓的舒了口气,脸颊微冷,眼神中更是精光闪烁,
似是不满方才的修炼,顿了顿,从玉台之上缓缓起身,静步走到石凳旁,望到丑
老怪脸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暗暗的叹了口气。
  丑老怪似乎早就知道林轻语修炼不顺,当下便是开口道:「林小姐可是在修
习途中哪里遇到了问题?」
  林轻语盯了盯丑老怪,许久开口道:「我在修习道第四现的时候,周天真气
为何聚集不到册中所提的腹部下处,反而真气上涌……」
  丑老怪闻言,暗暗咋舌,露出笑意道:「林小姐果真是天资聪颖,短短时间
便是可以将身法修习到第四现,当真是天赋羡人啊!」
  林轻语闻言皱了皱眉头,似是不悦。丑老怪也深知林轻语对于自己的刻意奉
承并无丝毫好感,讪讪一笑,接着说道:「林小姐莫急,云龙九现也算是地阶功
法,博大精深之处怎能一时研究于透,修习一会,老奴自当在一旁观演,绝不藏
私!」说着,在林轻语狐疑的眼光中,将桌子上的茶壶提起,拿起一只杯子,倒
了半杯茶水,送于林轻语的面前。
  林轻语望着丑老怪一脸真诚的样子,无奈之中也没有丝毫办法,正巧方才的
修习有着些许口渴,当下也没有在意,伸出双手便要接过茶杯,不料丑老怪却在
递过茶杯之时,一只大手顺势在林轻语的纤纤玉手之上轻轻摸拭起来,引得林轻
语面色一红的同时冷哼一声,一把夺过杯子,手掌杯子之间传动的争夺,掩盖住
了丑老怪手指之间的细微动作,更是引得杯中茶水的些许洒落,点点茶水滴落在
桌面之上,更像是滴在丑老怪的心头。
  林轻语夺过茶杯之后,眼神微冷,似是不满于丑老怪方才的轻薄之举,示威
似得便将茶水一饮而尽。
  丑老怪笑了。
 **************************章节分割线******************************
        仙绿妙语续写第二十一章仙子终殇(中)
  丑老怪眼看着林轻语将杯中的茶水喝得干干净净,眼神中毫不掩饰的露出淫
秽得意之色,看的林轻语心中一突,继而也是没有细想,毕竟这种淫邪的眼神在
丑老怪的眼中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林轻语稍作停歇,便是起身再次向玉台行去,丑老怪眼珠转了转,也是屁颠
屁颠的跟了上去,罔顾自己的在林轻语的身旁慢慢坐了下来,林轻语瞄了一眼他,
微声道:「你跟过来做什么?」丑老怪忙道:「老奴实在是不放心林小姐您一人
练功修习这云龙九现,想来想去还是在您身边比较好!」
  林轻语默然许久,也是未出声,不再理睬丑老怪,慢慢的进入修炼状态。丑
老怪倒也不急,就在一旁安静的观摩林轻语的修习,心中也是在暗暗咋舌,林轻
语修习一途的天赋当真是惊艳绝伦,地阶功法的云龙九现林轻语竟然能以凝虚出
境的境界修炼自如,而且在短短的时间内就把身法修炼到第四现,这等天赋,当
真令人艳羡。
  不多时,就在林轻语将身法的修炼正在向第五现冲击之时,慢慢的发觉自己
的周天真气已然像秘卷上所说一样,真气下沉,慢慢的向着腹部处涌去,莫非自
己已经摸索到第五现的门槛之说?想到这,修炼状态中的林轻语也是不由自主的
激动起来,面色好像因为激动也变得渐渐红润起来,好像那树上刚刚成熟的果子
一般,让人有在上面狠狠的啃上一口的欲望。
  丑老怪在一旁静静的观察林轻语的面色神情变化,再看到林轻语的粉腮慢慢
的变得红润,呼吸也是愈发的紧促,心中不由得暗喜,当下便是想要将面前仙子
扑在玉台之上,褪去仙子身上的衣物,好好的蹂躏操弄一番,转念一想,此刻林
轻语估计还未彻底动情,此时强来恐有不妥,于是还是强忍下来。
  林轻语随着体内的朱砂泪药物的药劲慢慢挥散开来,渐渐的感觉到不对。初
遭觉得自身周天真气下沉,因为只是像秘卷所说为修炼之根本,但是慢慢的,林
轻语随时仍在闭眼静坐于修炼状态,但是不知不觉之间,衣物间露出的些许雪白
肌肤之上竟然已经染上了淡淡的粉晕之色,甚是诱人。林轻语的体内也如翻江倒
海一般,难以自持,小腹之处真气不再,不知是何物火热难耐,一股热流正在慢
慢流遍全身,并且伴随着一股从未有过的酥麻奇异之感,令她难以自持。
  丑老怪望向林轻语的面颊,已然发现仙子的娇容殷红,似是滴血一般,修炼
状态仍在的情况下,林轻语已是坐卧不安,面前又是有自己最是厌恶愤恨的丑老
怪在旁,林轻语自是不可失态,虽是已经用体内法力抵抗这股热流怪感的侵袭,
但是林轻语的修为再加上朱砂泪的药劲霸道之极,此时已经像一团火焰一样,彻
底燃烧了林轻语的圣洁玉体,她的呼吸不由得又是急促了几分。
  丑老怪看到此时,心里愈发的激动起来,知道仙子已经动情不已,望得林轻
语秀眉微蹙,额头之上甚至已然冒出了些许汗珠,分明是朱砂泪的药性愈发的强
烈了,当下面露喜色,开口道:「林小姐可是有什么不适?」
  林轻语闻言,双目突然睁开,绝美的双眸中射出凛冽无比的寒光,好像那把
青华矛一般狠狠的刺向丑老怪,吓得丑老怪深色一变,林轻语开口冷声道:「卑
鄙无耻的下贱奴才!……」
  丑老怪见林轻语此时只是出言相恶,并未出手,也是放下心来,壮起胆子回
答道::老奴不知林小姐是何意思啊?「
  林轻语微闭双眸,继续用内力抵抗体内作怪的霸道药力,接着面色潮红的冷
声道:」你竟敢作恶于我,真当我不敢杀你?!「
  丑老怪闻言低头一笑:」老奴是真的不知林小姐此话的含义啊!……「
  林轻语愤声道:」不知……不知道就给我滚!……「
  丑老怪嘴角丝丝戏谑的笑意,朗声道:」我看林小姐您此时身体不适,若是
老奴此时离去,岂不是将您置于危险而不顾么!「
  「你!……」林轻语没想到这丑老怪竟然如此胆大包天,竟敢对自己下药,
此时药性霸道又是于自己难以抵抗,心中不禁愤恨交加,话语中也有了一丝颤意。
  丑老怪微微一笑,倒是宛若一位正人君子一般,轻声道:」林小姐放心好了,
老奴不是那等卑鄙之徒,更不会趁人之危,林小姐若不想老奴在一旁观看您修习
秘籍,那老奴便还是在下面桌凳处等候便是……「说完这话,丑老怪竟是真的起
身离去。
  林轻语没有想到这丑老怪竟然当真离去,不过当下也没有时间细想其他,体
内邪火异感接踵而来,于是不再犹豫,运转心法,调动周身真气功法,秉心自持,
用于抵抗朱砂泪的霸道药劲。
  丑老怪自然是没有这么好心,那朱砂泪是当年的寻欢阁副阁主慕容欢所制,
其药力药效自然不是一个凝虚出境的林轻语目前能抵抗的住的,他明白自己只需
要安安静静的在这稳坐泰山般等着仙子彻底动情即可,到时候朱砂泪的药效迸发,
想来根本不需自己动手,恐怕仙子自会求自己操弄吧!想着平日里冷若冰霜、高
高在上的绝美仙子主动求欢于自己,丑老怪的脸上露出了丝丝笑意。
  玉台之上,此时林轻语的几次用内力修为抵抗朱砂泪的药力皆是以失败告终,
沮丧愤恨的同时心中也有了一丝慌乱,莫非自己今日当真要委身于这丑老怪手中?
心中虽是这样想,林轻语还是摇了摇头,固守住心中那最后一丝清明之后,林轻
语再次固元秉心,继续抵抗身体上传来的丝丝酥麻动情之意。
  密室中,林轻语还是盘坐在玉台之上,只是不知不觉之中修炼状态已然不在,
仙子玉体也是微微颤抖,原本清澈如水的双眸之中迷雾扩散,雪白诱人的肌肤之
上红潮偏偏,不断蔓延,自天鹅玉颈之间,再到诱人锁骨,紧接着便是胸前起伏
不定的浑圆双峰,点点香汗滑落于光滑如玉的峰壑之中,入其中不见。林轻语用
颤抖的玉手不禁想要擦拭,确不知那点点汗水已是滑落到胸前衣物之内,只得将
手伸入衣裙之中轻轻擦拭,却更是引得身体一阵颤抖,不禁嘤咛出声。
  」啊……「仙子的一声嘤咛,在寂静无比的密室之中显得很是清楚,林轻语
发觉自己竟然娇吟出声,让在那一旁的丑老怪看了笑话,一时间羞愤无比,却又
感觉自己的身体愈发火热,小腹之中仿佛有一团炽热无比的火团在滚滚燃烧,好
像有什么东西要从自己的下体之处缓缓流出,不知不觉之间,林轻语的双腿已是
悄悄夹紧。到了此刻,林轻语已是轻不敢言动,只有玉手不自觉的在自己的上身
缓缓滑动,好像要拭去自己身上的簇簇火焰一般,不过这般动作,倒也真是让林
轻语觉得有着丝丝快意,好像那燎人的火焰真的被拭去一般,滑动的越快,快意
袭来的便是越加紧,于是林轻语眼神迷离之中,不自觉的便是加快了自己在自己
玉体娇躯上的来回抚摸游走。
  不知过了多久,丑老怪在玉台之下的桌椅处早已是坐立不住,玉台颇高,在
下面便看不到玉台之上的情况,再闻得方才仙子一声嘤咛之后,更惹的丑老怪心
中如百爪挠心一般心痒难耐,估了一下时辰,当下觉得时间已经差不多,于是不
再犹豫,起身快步向玉台顶处行去。
  丑老怪紧步赶到玉台之上,身形却突然顿住,一张大嘴更是不自觉的张开成
圆形定住,眼神直勾盯着玉台中央之上,被玉台之上的仙子春色深深的震住了!
  此时的林轻语委身坐于玉台中央,全身几乎都被香汗打湿,乌黑顺滑的长发
丝丝贴颊,些许凌乱的粘在双鬓两侧,双颊面若桃花一般,朱唇微启,吐气如兰。
雪白的衣裙在林轻语方才自己的胡乱抚摸之下弄的紊乱半开春色大泄,精致迷人
的锁骨一览无遗,透过中间处还能隐约看到衣裙内里的亵衣,正包裹着高耸浑圆
的双峰正在伴随着林轻语急促的呼吸上下浮动,若隐若现。下体裙摆处也是凌乱
不堪,将将遮盖住修长粉白的玉腿,玉腿不停的来回扭动,好似在宣示着仙子此
时身体的燥热与不安。
  林轻语看到丑老怪来到玉台之上,自己这一副羞人的样子又全被他尽入眼中,
当下羞恼不已,不过此时林轻语身体乏力不堪,此时身体的动情让她不能自已,
只得颤声道:」你走啊……你走……滚啊!……「林轻语此时的话语入耳,倒是
如同天籁一般,颤抖的声音中没有往日的清冷冰霜,听来倒是多了些许的火热与
诱惑。
  丑老怪听到林轻语的话,当下从愣神之中反应过来,顺势向前走了一步,舔
了舔嘴唇,还是那副沙哑的声音道:」林小姐还是省点力气别说话了,一会……
  「话未说完,身体前倾,提起鼻子深深嗅了一口,笑道:」好香啊!莫非仙
子动情之时,身体也会散发出这么多体香吗?……「林轻语听得这丑老怪肆无忌
惮的出言调戏,心中愤恨之余的同时却又没有丝毫办法,不知这朱砂泪的药力如
此霸道,方才在凝神提气抵抗这药力的时候已然将体力内劲用的七七八八,药力
此时正肆无忌惮的在体内迸发,林轻语觉得自己马上就支撑不住了……
  丑老怪也是不再言其他,当下便走到林轻语的面前,便要抬手覆于林轻语的
身上,眼见这丑老怪不由分说的便要轻薄于自己,林轻语慌乱之余,不自觉的起
身抬腿便要踢过去,不知这一下的踢蹬在丑老怪看来还不如稚童一击,顺势躲了
一下,抬手便是抓住了林轻语的脚踝,另外一只大手便顺着脚踝之处缓缓滑动抚
摸,口中更是淫言秽语不断:」不知林小姐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主动啊!……「
  」贼子!放手!不然我定取你性命!……「,眼看着丑老怪便要强行玩弄自
己的身子,林轻语悲愤欲绝,原本满是动情迷雾的眼眸中也是多了一丝冷冽寒光。
  丑老怪倒是微微一笑,毫不畏惧,朗声笑言道:「林小姐何必叫的这么大声,
一会有的是您叫的机会!……」
上一篇:【天龙之淫乱慕容复】续写2
下一篇:【萧齐艳史】第三章 神山之主(十一)(十二)

©2014 - 2015 8kkk成人电影

www.5834.xyz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