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萧齐艳史】第二章 山居岁月(二十七)(二十八)

               (二十七)
  李萼华道:「杀姜逸舟那会,你的聪明机变也给我留下了好印象,但是我不
确定那时候算不算喜欢,可能只是一点对异性的欣赏吧。」
  云知还道:「不是吧,这情节不对啊,我救了你,跟你有肌肤之亲,人又聪
明,还长得好看,这样你竟然都没喜欢上我?」
  李萼华哼了一声,道:「那时候我又不了解你,跟你也没什么交流,这就喜
欢上了才奇怪吧。」
  云知还道:「好吧,师姐你说的好像也有点道理,那你继续说。」
  李萼华道:「回师门之后,每天带你练功,慢慢了解了你,见你特别听话,
人又温柔体贴,努力上进,不知不觉就喜欢上了。」
  云知还道:「这也太平淡了些,就没有刺激点的吗?」
  李萼华咬了咬嘴唇,道:「你想要什么刺激点的?」
  云知还舔了一下她的耳垂,道:「比如说,有没有什么时候,特别想我,甚
至想跟我做一些羞羞的事情?」
  李萼华的脸颊慢慢红了,迟疑了好一会,才道:「有是有……但是我不想告
诉你。」
  云知还道:「好师姐,亲亲师姐,告诉我嘛。我可什么都不瞒你,有问必答
的。」
  李萼华回眸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道:「反正刚才多丢脸的话都说过了,
告诉你也无妨。就是有时候晚上做梦,梦见你那天在我身上胡闹的事,早上醒来
发现把小衣弄湿了。」话一说完,感觉体内的阳物好像胀大了一圈,粉脸微晕,
继续道:「还有,有时候看你又乖巧又听话,不知怎么地,特别希望你会突然粗
暴地对我,把我按在山顶上……呜!」
  却是云知还实在忍不住了,把她按在床上大力挞伐。这一下想暂停可就难了,
颠鸾倒凤,覆雨翻云,直弄到天将亮,两人才稍稍分开。云知还在这亲爱的师姐
体内射了六七次,想着等下还要上山修炼,便偷偷溜回自己屋里小睡了一会。
  这回绛云仙子很快又发现了,但没再说什么,只是把云知还的修行计划调整
了一下。此时阳燧心法对云知还已经没啥大用,绛云仙子便让他每天日出前后练
一个时辰即可。下午继续修习大衍剑经,上午多出来的时间,却弄了一个轻微漏
水的竹筒,吊在树上,让他死盯着,劈足了三千颗不定时落下的水滴,才算完成
一次修练。这可是门苦差事,不仅考验眼力、准头、专注度,还十分考验耐性,
乃是绛云仙子为了平衡他走双修的捷径特意设计出来的。
  从前的七天一个循环里加入了与李萼华的双修,其他则一切照旧。
  时间飞逝,很快四个月过去了,若耶峰上迎来了一件喜事,却是申小卿突破
了,成功晋级到了地元境中阶。
  大家自然都很高兴,特意放下所有事情,在申小卿屋里欢闹了一个晚上。
  待热闹散去,李萼华敲响了绛云仙子的房门。
  绛云仙子的声音:「进来。」
  李萼华缓缓走进去,脸上露出纠结的神情。
  绛云仙子如何不明白自己这位大弟子的心事,便对她笑了笑,道:「萼华,
我知道你来是想问我,为何小卿都成功突破到了新的境界,而你这么多年了,却
仍然停滞不前,是吧?」
  李萼华道:「是的,师父。弟子不明白,为什么我已经那么刻苦了,七年来
不敢有丝毫懈怠,可是用尽了各种方法,修为还是毫无进展。」
  绛云仙子道:「此时你嫉妒你的师妹吗?」
  李萼华微怔,犹豫片刻,道:「有一点。」
  绛云仙子道:「这就是你的症结所在。你太在乎修为进境了,心弦绷得太紧,
反而限制住了自己。小卿天性单纯,虽然也在刻苦修炼,但是并不一味追求进阶,
如果暂时没有进步,更不会把自己弄得闷闷不乐,这就是为什么今天是她而不是
你破境的原因。天道最青睐真纯,其次是洒脱,真纯是天性,洒脱是修养,你现
在两者都缺,自然难以突破。」
  李萼华听完之后,默默思忖了好一会,才躬身拜道:「谢谢师父教诲。」
  绛云仙子道:「以前之所以不跟你说,是想让你再困一困,等到你明白过来,
从前积累的势能也不会白费,下一个境界要突破就容易得多了。」
  「师父的苦心,弟子已明白。」李萼华道,「下一步该怎么做,弟子也有了
思路。往后三个月,如若有刑部命令传来,恐怕只得麻烦师父代为操劳一二了。」
  绛云仙子已猜到了她的决定,点了点头,道:「你放心去玩吧,这里有我。」
  李萼华告别师父,又去敲了敲云知还的房门。
  云知还开门把她请进来。
  李萼华直接道:「师弟,你可愿意陪我出去游玩三个月?」
  云知还愣了一下,随即笑道:「求之不得。」
  此时云知还已学完了大衍剑经的基本招式,差的只是各种剑招之间的组合、
推演,这些却不是闭门造车能行的,所以他倒是不急。
  两人又去跟申小卿、罗节说了。申小卿自是颇为不舍,罗节则看着云知还不
断摇头,嘴里念叨着「引狼入室啊,引狼入室」,一脸的遗憾、懊悔之情。
  云知还牵着李萼华温软的玉手,心里正得意万分,自然不会跟她计较。
  两人当晚便乘着飞舟走了,此后三个月,游览了宁州、益州、广州、江州许
多名山大川,山城草县。
  李萼华一开始还有些放不开,心里记挂着师父师妹、修炼报仇、刑部命令,
但是在绝美的自然风光和各处迥异的风俗人情感染之下,渐渐也就把那些都抛诸脑
后了。
  何况还有云知还这么一个爱玩、会玩的人陪伴,这三个月简直过成了新婚蜜
月,有时幸福到了极处,李萼华只觉如在梦中,几乎要怔怔地掉下泪来。
  即使没有修为,一个人也能美满地过完一生。这是她新获得的认知,如果放
在以前,她肯定不会相信。多多少少的,她也被一种类似于弱肉强食的思维影响
到了。自从父母惨死,她每天便拼命地修炼,亡命地奔波,陷于各种算计反算计
之中,已经把俗世的快乐遗忘了太久。云知还当初深感修真世界之广阔,如今李
萼华感受到的却截然不同:修真者不过是冰山露出水面的那一个尖尖,凡人世界
才是冰山水下的部分,甚至,它就是大海本身。
  她从习惯的高空一头扎了进去,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自由。
               (二十八)
  三月之期的末尾,李萼华与云知还回了一趟云家。云老爷自然高兴万分,阖
府上下也都把她当成少奶奶看待。在此之前,李萼华并没有嫁人的意愿,听到云
知还说不打算娶她时,还松了一口气,觉得只凭感情结合在一起,自由自在的,
倒是很适合自己。这时换了一种心态,她又觉得如果真的嫁给云知还,在这小小
的宜兴城里,做一个阔太太,似乎也很不错,只是想到云知还跟自己一样,也是
个主意很坚定的人,只好略带怅然地消灭了这个念头。
  华矜在学宫,还未到回家的时段,云知还和李萼华在家里住了三天,没等到
她,便在云老爷的千叮咛万嘱咐中,乘飞舟离开了云家,向若耶峰而去。
  此时李萼华的修为仍然没有突破,但是她的心态平和了许多,不时回过头来,
与云知还言笑晏晏,仿佛一个新婚妻子。
  云知还不禁荒唐起来,坐到她的位置上,只把她的裤子褪下一点,露出饱满
的雪臀,抱在腿间,把手探入衣领,一边揉搓她的丰盈玉乳,一边耸刺她的紧窄美
穴,面儿上却仍然让她保持着一本正经驾驶飞舟的状态。
  直到前方现出了若耶峰的影子,云知还射了第四次给她,才满意地坐回后座,
装出一副乖巧师弟的模样。
  两人回到若耶峰,生活又恢复了平淡和重复,那三个月的经历变成了一场绮
梦,只在李萼华偶尔出神的微笑里和云知还越发温柔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点点痕
迹。
  时日如飞,转眼又是四个月过去。
  若耶峰上春暖花开,鸟雀争鸣,柔和湿润的东风吹拂过满山植物,掀起一波
波高低起伏的五彩细浪。
  申小卿和罗节坐在木屋前,脸上都有些紧张和期待的神色。
  申小卿道:「师父说过云师弟今日午时便可出关,算算时间已过了两刻钟了,
怎么还一点动静都没有呢?」
  罗节轻哼一声,道:「你就知道担心你的云师弟,大师姐也还没出来呢。」
  申小卿道:「大师姐厚积薄发,突破是必然之事,用不着我们操心。倒是云
师弟,师父说他的真元几乎全由……那个而来,破境有些困难。」
  两人正说着,山顶的方向传来一阵破风声,抬头一看,可不就是云知还和李
萼华?只见云知还牵着李萼华的手,从五彩细浪上似缓实快地往山腰行来,嘴角
微翘,眼睛里含着一丝温柔的笑意,仿佛新郎官带着新娘子走花毯,转眼已到了
木屋之前。
  瞧他们的神色,不用说也知道,定然是双双突破了。
  申小卿已不是那个一无所知的少女,从李萼华蓬松如雾的鬓发和微现潮红的
秀脸,一下子就明白了为什么他们迟了两刻钟才出来,不禁玉脸飞红,暗想:小
师弟真够胡闹的,出关第一时间就……
  云知还闭关三个月,这时见了申小卿,觉得她似是又长高了不少,身姿纤细
窈窕,面容娇美如花,眼睛里的那分纯真仍在,整体气质却已有了一种自然而然
地蜕变,风华之盛,相信即使是有天下第一美人之称的小神后也不能盖过,不禁
心中大喜,走过去一把抱住她,笑道:「小卿师姐,终于又见到你了。」
  申小卿被他这么当众抱着,脸上更红,见李萼华转过身去眼不见为净,罗节
则故意做出大吃一惊的模样,忙挣扎道:「师弟,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
…」
  云知还放开她,道:「都是同一个师父教的,怕什么。」看了看在场几人,
咦了一声,道:「师父呢?」
  罗节道:「你们走了三个月,刚回来又要闭关,师父自然要操劳一些咯。」
  云知还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道:「这却是幸苦她老人家了。」
  申小卿道:「你也不用这么抱歉,反正马上就要轮到你了。」
  云知还闭关之前已听她们说过,晋入地元境初阶的修士要去所在州治报到,
接受为期两个月的培训,之后必须独自执行一次任务,才算正式成为齐国编制内
修士的一份子,对此云知还倒是不以为苦,耸了耸肩,道:「出次任务无所谓,
只是要暂时离开几位师姐,师弟心中却是有万分不舍。」
  罗节道:「你这人说话怎么越来越虚情假意了。」
  云知还道:「冤枉啊,这真是师弟的肺腑之言。」
  一直看着他们没说话的李萼华插口道:「首次任务难度都不会高,你收拾好
东西,早去早回。」
  云知还道:「不是吧,师姐,你这就要赶我走了?」他三个月没和申小
卿亲热过了,心里正憋得一股劲呢。
  李萼华看了他一眼,立即明白过来,忍着翻白眼的冲动,道:「一个时辰,
够了吗?」
  云知还道:「两个时辰。」
  「不行,就一个时辰。」
  「一个半。」
  「一个。」
  「一个半。」
  「一个。」
  ……
  「一个半就一个半吧。」
  李萼华终究没拗过他。
  云知还立刻欢天喜地地拉着申小卿向自己屋里跑,嘴上还在说:「师姐,有
一个忙,请你一定要帮帮我。」
  云知还倒是守信,一个半时辰后,果然出来了,身上却没包裹,连着羲和剑
一起放到芥子里去了。
  申小卿此时已跟李萼华方才一般云发蓬松、玉脸潮红,瞧着整装待发的云知
还,心里颇为不舍,只是她也知道,这小师弟迟早要成为能独当一面的修士,所
以也没说什么挽留的话,只是柔情脉脉地看着他,道:「师弟保重,早去早回。」
  李萼华道:「修炼用的灵石带了吗?」
  云知还道:「小卿师姐已经给我了,还全是上品的呢。」
  李萼华点了点头,拿出一沓符纸塞到他手里,没再说话。
  云知还收好了,目光从站成一排的三位师姐身上一一流过,脑海里突然闪现出当初离
开云家的情形,与云家众人不同,三位师姐眼睛里透出的情绪相当一致:关心、
期待和不舍。
  他的心里涌起一阵无限温暖的感觉,不知怎么地,眼眶忽然有点湿润了。他
大步走过去,张臂把三位师姐一起抱住,在三人程度不同的惊呼声中,大笑转身,
足尖在地面轻蹬,人已飞上了高空,向着宁州城的方向而去。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罗节跺了跺脚,道:「臭小子,会飞了不起啊,等你回
来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上一篇:【萧齐艳史】第三章 神山之主(一)(二)
下一篇:【萧齐艳史】第二章 山居岁月(二十五)(二十六)

©2014 - 2015 8kkk成人电影

www.5834.xyz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