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萧齐艳史】第二章 山居岁月(二十五)(二十六)

               (二十五)
  次日一早,三人起床洗漱完毕,吃了早饭,坐在飞舟上,回看了这短暂热闹
过、又将恢复冷清的旧宅一会,才往若耶峰的方向飞去。
  云知还坐在后排,时不时地看李萼华一眼,见她专心致志地驾驶着飞舟,目
不转睛的样子,不由暗暗纳闷:我这师姐不会又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吧?
  当天晚上,他们便回到了若耶峰。罗节仍在闭关,他们便去见了师父。见过
师父之后,就各回各屋了。
  云知还当然不甘心一切回到原状,等到子时,便去敲李萼华的门。
  李萼华听见敲门声,知道是云知还来了,故意懒懒地道:「谁呀?我已经睡
了。」
  云知还见她居然装睡,这可忍不了了,运起真元把门闩震开,走进去道:
「姑娘别怕,我只是来采花的。」
  李萼华怕他又要乱来,忙捏诀施了个屏蔽声息的法术,才道:「你来错地方
了,这里没花。」
  云知还过去用一根食指挑起她柔腻的下颔,笑道:「美人花才是世界上最美
的花。」
  李萼华把他手打掉,恢复平日冷冷清清的样子,道:「云师弟,这么晚了,
你把师姐叫醒干什么?」
  云知还双臂一圈,把她抱得紧紧的,亲了亲她雪白的额头,道:「演得真像,
你说我要干什么呢?当然是来疼一疼我的好师姐了。」
  李萼华再装不下去,脸上微红,道:「你就知道胡闹。小心被师父师妹听见
了。」
  云知还道:「师姐法术都施好了,师弟还怕什么。」低唇吻了上去。
  李萼华双手虚抱着他,感觉到他在自己嘴里胡搅乱缠,身子越来越软,气息
渐促,秀脸上已是晕红一片。
  云知还把她抱到床上,相对而坐,成老树盘根之状,嘴上深吮细吻,左手抚
摸她的肩颈后背,右手从下往上伸进她衣内,握揉她的嫩乳。
  李萼华的玉乳轮廓优美,肤质细腻,握在手里圆弹绵软,十分销魂。
  云知还自然是爱不释手,李萼华很快就被他弄得娇喘吁吁,汗湿罗衣。
  云知还把她的衣衫全脱了,细细观赏她的身子,只觉得自己这位师姐修长健
美,峰峦起伏,肤光胜雪,着实美丽动人,嘴里赞叹不绝,手上却不客气,把她
全身上下每一处美妙的地方都好好爱抚了一番,弥补昨天的仓促之憾。
  李萼华不一会儿就陷入迷乱之中,眼波盈盈似醉,菱唇微绽,吐出一声声妩
媚哼吟。
  云知还欲火急升,把自己也脱了个一丝不挂,阳物在她花底弄湿了,抱起她
的纤纤雪腰,下身对准,上按下顶,噗叽一下进入了她。
  「嗳……」李萼华轻唤一声,嗓音娇媚异常,连她自己一听之下也忍不住心
旌荡漾。
  云知还让她两条纤润的手臂搂住自己脖颈,白皙丰软的胸乳紧贴自己胸膛,
阳物不断上顶,手上却把着她的细腰,时而绕圈转动,时而上提下掼,带得紧窄
嫩腔不断套弄研磨自己的肉棒,很快就把两人都弄得快感如潮,喘息呻吟声不断。
  这个姿势除了下身摩擦带来的强烈快感,更重要的是,脸贴得极近,眼神相
交,鼻息互闻,有一种极度的亲密之感。
  李萼华很快就忍不住了,只觉得身心俱酥,娇喘着道:「师弟,亲我……」
  云知还见她第一次索吻,显然是动情之极,一股炽燃欲火瞬间蹿了上来,忙
吻住她,唇舌相交,又吸又吮,底下动得飞快,撞出一片啪啪震响。
  「呜,呜呜……」李萼华的唇舌被封住,只能发出一阵阵娇腻闷哼。她赤裸
的身子在云知还怀里不断飞起,腾云驾雾一般,魂儿好像都飞到了九霄云外。
  云知还胸膛被她跃跃如飞的嫩乳摩擦着,能感觉到她软中带硬的尖翘乳蒂,
心里像被刮起了层层涟漪,一连抛耸了数百下,阳根麻透,终于忍不住,紧紧搂
着她激射而出。
  李萼华的雪脸上涌出阵阵晕红,心满意足之下,便也丢了大股花浆给他。
  扳指把两人的浆液精华转化成了真元,云知还搂着她,把一股暖热的气流渡
了过去。
  这回不像上次一般匆忙,云知还与李萼华的心神相通,她的一切都清清楚楚
地展现在他的面前。
  云知还立即感觉到了,在李萼华手阳明大肠经曲池到肩髃的一段,藏着一股
极为凶戾的气息,稍一触碰,便如冬眠的毒蛇被惊醒过来,倏然昂首吐信,亮出
了一排尖利的牙齿。
  云知还吓了一跳,忙离开了她的樱唇,惊讶道:「师姐……」
  李萼华知道已被他发现,只淡淡地道:「这是我练的一种功法。」
  云知还见她不肯多说,不愿勉强于她,便捧着她清丽的脸颊,慢慢摩挲光洁
如玉的肌肤,不时把热吻落到她的脸上唇上,嘴里问道:「师姐,你能不能告诉
我,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李萼华歪着脑袋想了一会,道:「具体的时刻我也不知道。」
  云知还不甘心地问:「那师姐喜欢我什么呢?」
  李萼华道:「我已经回答了你一个问题,轮到你回答我才对。」
  云知还道:「那你问,我肯定答得比你认真。」
  李萼华笑道:「我又不是不想认真回答,实在想不起来而已。那我问你,你
喜欢我什么?不准说是因为我长得美。」
  云知还道:「我们换个姿势,再回答你。」把湿淋淋的阳物拔了出来,搂住
她身子一转,轻放到床铺上,成了个俯卧的姿势,又抓了个枕头过来,塞到她腹
下,掰开两片雪臀,找准了中间的嫩孔,重重刺了进去。
  「唔……」李萼华被他从背后进入,拦胸搂住,身子压得实实的,不禁秀脸
绯红,轻轻喘着气儿。
  云知还下腹和大腿根形成的凹陷紧紧压在她圆翘的雪臀上,仿佛天生一对似
的,贴合得天衣无缝,勃挺的阳物尽根刺入她的小穴,成了一个连体人。
  云知还舒服地哼了一声,凑到她耳边道:「师姐,你不是想知道我喜欢你什
么吗?那我告诉你,我对你最心动的时刻是什么。」
               (二十六)
  李萼华侧过脸来,双眸明亮如星,静静地看着他。
  云知还道:「就是我们去杀姜逸舟那次。当时你被他打飞了,若无其事地走
回来,举起手中的指环,吹掉了上面的血珠,跟他说着一报还一报的话,哎,师
姐那个样子可太迷人了,自信、冷酷、优雅,还带着一点大仇得报之后的小得意,
师弟见了之后简直魂不附体,立刻就喜欢上了,心里还起了一个邪恶的念头…
…」
  李萼华被他夸得心里欢喜,不觉顺着他的话头问道:「什么邪恶的念头?」
  云知还道:「当时我就在想,如果能把这样的女子压在身下,狠弄得她哀声
求饶,嘴上叫着『不要,不要』,全身却软绵绵的,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那该
是多么美妙的……」
  还未等他说完,李萼华已羞得满脸通红,忙伸手去捂他嘴,道:「不准你再
说了……」
  云知还伸出舌尖舔舐着她的掌心,阳物感觉到她花径的湿润,知道师姐已被
自己逗得动情,便住口不语,高高抬起臀部,又重重落下,打桩似的狠狠夯击她
的小穴,一下又一下,啪啪肉响之声连成一片。
  李萼华被撞得浑身巨震,芳心酥颤,咬唇苦忍一会,便挨受不住,大声呻吟
起来:「啊啊,啊啊……呜!呜!师弟……」一句连贯的话都说不出来,两条小
腿不由自主地翘起,随着蔓延全身的痉挛,蜷成一团的白嫩足趾阵阵娇抖着。
  云知还身下动作不停,啪啪地插着师姐精美的小穴,嘴里催促着她:「师姐,
快叫啊,说『不要,我不要了!师弟饶了我吧……』快!」
  李萼华想起他刚才说的邪念,羞不可遏,哪里叫得出口,偏偏身后男儿狂猛
的攻击确实极为难挨,极度的快美不仅在她全身乱窜,也在疯狂冲击着她的理智,
有好几次她几乎就要屈服,话到嘴边,却又被极为艰难地忍回去了。
  云知还见她只是不肯叫,此时疯狂的情欲也在催逼着他,便一手捞起一只肥
白嫩乳,用力揉搓着,下身的攻击暴风骤雨一般,把李萼华插得欲仙欲死,穴口
蜜液乱飞,嘴里催促道:「师姐,你快叫啊,叫了我就都给你了。」见她仍是羞
涩地不肯张口,便换成软的,凑到她耳边不断央求:「师姐,我爱你,你就从了
师弟这一回吧。」
  李萼华听了这一句,咬了咬唇,终究是有些心软,心想:反正全都给了他了,
叫这一回又算得了什么?
  云知还一棒戳在她花心上,弄得她不禁扬脖呻吟了一声,定了定神,才略提
高了嗓音,羞涩叫道:「师弟……呜,呜……师弟,你停一停,听我说……呜呜
……我不要了,师姐不要了……啊啊!啊啊……师弟,你饶了师姐吧……呜呜呜
呜……」这几句话却是说得无比艰难,只因云知还听她终于肯叫了,心里又酥又
麻,兴发如狂,耸得更是如疯似魔,到她说「饶了师姐吧」,一道冷电从尾椎蹿
上大脑,身心俱陷入战栗般的快感之中,顿时精关大开,压在她雪臀上怒射不已。
  李萼华说完这一段已是粉颊如烧,只觉得有生以来说过的最羞人的话便是这
几句了,此时云知还阳精决堤般汹涌而来,一下子就把她从子宫到穴口都注满了,
极度的羞耻感加上清晰的被射入感,化成一股无与伦比的刺激和快美,欢乐的狂
潮好像是从她的灵魂深处升起,瞬间把她淹没了,她的身体剧烈痉挛,花心大开,
浆水乱洒,杏眼一翻一阖,竟是短暂地昏死了过去。
  云知还气喘吁吁地趴在她的粉背上,双修功法自行运转,他熟练地按流程做
了,待周身暖热渐消,便把一口真元渡了给她。这时能清晰感觉到她左臂的那条
毒蛇像是醉酒一样,变得懒洋洋的,倒是没那么吓人了。
  过了半晌,李萼华才悠悠醒转。她一睁眼,发现自己躺在云知还的臂弯里,
他的嘴唇轻轻地贴在自己的发顶,眼中尽是柔情,原本羞涩不堪的心平复了一些,
睨着他道:「现在满意了?」
  云知还手臂紧了紧,点头道:「满意,非常满意。要是师姐也告诉我喜欢我
什么,就更满意了。」
  李萼华没好气道:「你就喜欢胡闹,那天晚上也是这样……」似觉失言,忙
闭口不语。
  云知还立马抓住了她话中的漏洞,又是惊讶又是悸动,追问道:「师姐,那
天晚上你不会是醒过来了吧?」
  李萼华再要否认已迟了,咬着薄唇,含羞带怨地看着他。
  云知还一想到当时她在装睡,清醒着被自己摆出各种姿势,弄得高潮迭起哀
叫不绝,早已休息充分的肉棒,立即翘了起来。
  李萼华臀间一热,感觉到那根东西杀气腾腾地抵了上来,心中一慌,忙道:
「你还想不想知道我喜欢你什么了?」
  两人正侧躺着抱在一起,云知还左腿挤进她两腿之间,把直挺挺的阳具摆好,
用力一耸,又从后面深深进入了她,才笑道:「我喜欢这样说话。」
  感觉到身体里火热粗长的肉棒,李萼华脸上涌起一层红晕,无奈道:「那你
先别乱动。」
  云知还觉得这话很耳熟,想起师父也这么说过,便道:「好,你说。」
  李萼华道:「那天晚上的事……其实我没有怪过你。」
  云知还喜道:「真的吗?那太好了。我一直觉得那晚很对不起你,想跟你道
歉,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李萼华道:「你知道,有一件事一直压在我的心上,虽然我没有表现出来,
但是这么多年了,其实我晚上几乎没有睡过好觉。那晚却是个例外,在勉强撑着
听完了你们的说话,我就沉沉地睡过去了,连梦也没有做,直到天亮才醒。那种
事情……虽然十分羞人,但的确是很好的放松方式。尤其是到顶的时候,身子轻
飘飘的,像是闭着眼睛躺在云上,可以什么都不用想,就是那么飘啊荡啊,对我
来说,是很特别的体验。」
  云知还知道她说的压在心上的事是指报仇,听到她说自己晚上睡不好觉,心
中怜惜不已,把她抱得更紧了一些。
  李萼华幽幽叹了口气,接道:「第二天看见你的长相,有点出乎我的意料,
可能从那时开始就对你有点好感了吧。」
  云知还不满地道:「师姐,你夸人好看的方式也太委婉了吧?」
  「自恋狂,」李萼华轻啐一口,道,「谁夸你好看了?」
  云知还探头过去,逮着她亲了一会儿嘴,才道:「师姐你继续说,我喜欢听。」
上一篇:【萧齐艳史】第二章 山居岁月(二十七)(二十八)
下一篇:【萧齐艳史】第二章 山居岁月(二十三)(二十四)

©2014 - 2015 8kkk成人电影

www.5834.xyz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