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萧齐艳史】第二章 山居岁月(十九)(二十)

  云知还担心两位师姐一时无力再战,一咬牙,拔出羲和剑,布条也未拆,直
接飞身劈向弧形剑气。
  李萼华和申小卿虽然外在表现不同,实则都正气血翻涌,见云知还一剑硬撼
李行云剑气,只来得及齐叫了一声:「师弟小心!」
  云知还当然不傻,飞身而出的那一刻,已凭大衍剑经看出李行云这一剑有金
水相生之意,他劈的正是两者之间的那个节点,然后再以一式火凤燎原,炼金化
水,相信便能解除两位师姐这一剑之厄。
  眼见云知还就要撞上弧形剑气,天空之中忽然飘来一阵异香,风压骤增。竹
林发出嘎吱嘎吱声响,由四人立足之处向四面散开,仿佛绿色的巨兽,被迫张开
了大嘴。
  云知还感觉身前压力一轻,弧形剑气连带着自己发出的剑招都已不知所踪,
他惊讶地以剑击竹,在空中一个旋身,落回了两位师姐身旁。
  一个颇为矜持娴雅的声音响起:「你的想法很不错,可惜实力不足,此剑若
是接实,必死无疑。」
  云知还应声抬头,只见一个极为美丽的女子正轻盈地立在一竿翠竹上,她头
挽飞仙髻,上插火凤簪,一身素色衣裙,春风过处,裙裾轻扬,露出一小截雪白
的足踝。与他见过的所有女子都不同,她竟然赤足穿着一双精致绝伦的水晶鞋,
鞋跟不高,一寸左右,把她两只绝美的脚儿轻轻托起,仿佛那是橱窗里最珍贵的
展品,让人产生捧在掌心细细赏玩的冲动。
  云知还看得心旌荡漾,忽听两位师姐惊喜地叫道:「圣使大人!」心中一震,
才知道这位绝色美人儿竟然就是师父口中的于姐姐,右圣使于红初。
  他之所以肯定这是右圣使而不是左圣使,是因为他听师父说过,左圣使大人
是个相貌平平不会武功的凡人女子,那这位貌如天人、轻描淡写化解掉李行云剑
气的,自然就是右圣使了。
  他正要上前拜见,李行云却先开口了:「圣使大人安好,多年不见,风采一
如往昔,我心甚慰。」
  于红初淡哼一声,道:「你好大的胆子。」
  李行云竟似有恃无恐:「我胆子大的时候,圣使大人还未曾见过。」目光落
在她的秀足上,露出迷恋之意。
  「放肆。」
  于红初也是个说打就打的性子,纤指轻弹,一团劲气击在自面前飘落的一片
竹叶上,竹叶像被女娲娘娘吹了一口气,忽然获得了生命般,旋舞着向李行云飞
去。
  李行云本来还想凭自己的本事挡上一挡,哪知那片竹叶似快似慢,忽旋忽停,
竟然完全摸不清何时抵达,击向自己什么方位,他无奈地叹息一声,放弃了挣扎,
嘴里叫道:「藤泽先生!」
  咻的一声,一道人影从李行云左侧地下飞出,狭长弯刀一挥,已把竹叶劈成
了两半,随即抱臂站在李行云身侧。
  云知还定睛看去,只见此人布衣芒鞋,脸型瘦削,个子矮小,显然是一个浪
人,但也许是他的眼神太过凌厉的缘故,倒是没有其他浪人那种完全外露的、缺
乏智慧的暴戾感。
  于红初叹息一声:「藤泽君,我早已说过,令兄当年受人挑唆,侵我国土,
杀我国民,实是罪有应得,死有余辜,三年前我放你一马,便是看在你未曾作恶
的份上,你如此纠缠不休,不知好歹,实是有负你的威名。」
  藤泽秋平微微苦笑,道:「圣使大人不必多说,我自知理亏,说你不过。但
复仇讲的是情感,不是道理。大兄抚养我成人,这份恩情实已超过世间一切,圣
使大人欲以道理服我,却是缘木求鱼了。」
  于红初摇了摇头,对于摆明不讲道理的人,她也无话可说,转而对李行云道:
「还有什么底牌,通通拿出来吧,不然我怕你来不及。」
  李行云笑道:「圣使大人真是好气魄。徐伯,也该现身让人瞧瞧咱们的实力
了。」
  「轰!」一声巨响,李行云脚下土地塌陷,一只庞然大物钻地而出,掀起漫
天烟尘。李行云跳到它的脖颈上,手抓两根粗如儿臂的鬃毛,眼睛已可与竹枝上
的于红初平视。
  这怪物出场声势惊人,待烟尘淡去,云知还一看之下却差点笑出了声。只因
它虽高达两丈,长有四丈,看起来却并不威猛,反而很是滑稽,猪头猪身猪尾不
说,四条腿跟鸡爪一样,与上半身一点也不协调。
  于红初见了却神色微凝,缓缓道:「狸力兽你也能寻来,看来妖族果真又要
崛起了。」
  李行云向藤泽秋平使了个眼色,藤泽秋平身影一闪,已消失不见。
  李萼华见此立即对申小卿道:「小卿,带上云师弟,咱们退远一点。」拎小
鸡似的拎着那个中年浪人的后颈衣衫,再与申小卿各抓着云知还一只手臂,斜飞
到了半空中。
  云知还很久没有跟李萼华有过肢体接触,这时被她的玉手抓着,不禁有点飘
飘然。往她身上一看,忽然发现她的淡蓝衫子上沾着些草屑泥尘,想起她刚才被
李行云打飞,撞倒了一片竹子,心中顿时一酸,想到:仇人就在面前,大师姐却
赢不了他,一向干干净净的衣衫也被弄脏了……看着她的目光立即变得怜爱无限。
  李萼华像是能看穿云知还心中所想,微微一笑,道:「云师弟不必如此。胜
败乃兵家常事,吸取教训,努力修炼,下次再还回去就是了。」
  听到这话,云知还心中对她更是敬爱,道:「师姐说的是。」
  便在此时,狸力兽一声怪吼,四足紧蹬地面,嘴如大炮,砰的一声震响,数
以百计的尖利土刺向于红初轰击而去。
  于红初素手轻按眼前虚空,一面青绿色的圆形光盾倏然现身。那些土刺射出
之时威势惊人,撞到光盾上却只扑扑闷响,变成一堆堆粉尘,自空中洒落。她又
连连弹动纤指,四周竹叶化身绿色箭雨,咻咻声中,不断射向狸力兽。
  狸力兽虽然尽力躲闪,又皮糙肉厚,仍然被射得痛吼不绝,以土刺还击,却
尽数被圆形光盾挡下。
  云知还忍不住问李萼华:「大师姐,圣使大人手上拿的是什么?」
  李萼华道:「那是圣使大人的『木华盾』,乃是以自身真元配以木灵之气形
成,再生、防御能力极强,这里全是竹林,自然更是坚不可摧。」
  云知还眼见于红初木盾竹箭在手,攻防兼备,神闲气定间,打得狸力兽不断
后退,心里已是佩服之极,闻言连连点头:「早就听闻圣使大人修为卓绝,今日
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align=center](二十)[/align]
  那狸力兽连喷数千支土刺,木华盾连晃都没晃一下,自己却被箭雨射得浑身
刺痛,不禁狂性大发,四蹄刨地,一个虎跃,身挟狂飙向于红初撞去。
  于红初轻笑一声,道:「老人家太沉不住气啦。」双手往中间一挥,周身竹
林化成千道鞭影,齐齐抽下,无以计数的噼啪声中,打得狸力兽跌回地面,坚持
不过十息,便开始上蹿下跳,如鼠奔逃。
  于红初站在竹子上,像被一道绿色波浪往前传送,紧紧跟在狸力兽身后,足
下不动,素手轻挥,每一次都能抽得它咆哮如雷,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左奔右蹿。
  李行云也被打出了一身火气,他从未见过于红初出手,本以为凭借狸力兽,
至不济也能扛上几刻钟,哪知道一上来就全无还手之力,心中倍觉屈辱。
  于红初双手从下往上一抬,动作轻柔,如扶客人起身,地面藤蔓倏卷,却已
把狸力兽捆得结结实实。忽觉背后一股锐气袭来,侧身一闪,藤泽秋平一刀劈到
前方竹林,刷的一下,倒了一大片竹子。
  于红初知道他说不通,已放弃了对话,朝那些断掉的竹子一吸一甩,百余根
竹箭射向藤泽秋平。
  藤泽秋平身子一跌,变成头下脚上,一蹬竹竿,飞速落到了刚刚脱困的狸力
兽嘴边。
  他朝足下的狸力兽喊道:「助我一臂之力!」双脚绽放光华,形成了一面方
盾。
  狸力兽暴吼一声,土刺狂飙而出,正轰在方盾之上,藤泽秋平借力一跃,速
度已快得不可思议,刹那间便到了于红初身前,一刀劈出,势如奔雷,目标正是
美人纤腰。
  于红初拎起木华盾,轻轻巧巧往下一拍,毫无花哨地与弯刀撞在一起,轰隆
一声,光华耀目,劲风四溢,方圆五十丈内竹林尽毁,空气中飘满了绿色的烟尘。
  于红初悬停在半空,鬓发散了几根下来,略现一丝妩媚之意,笑道:「这招
不错。」
  藤泽秋平落在兽头上,气喘吁吁。他转身对李行云道:「让火道友也出手吧,
她的盾牌太厉害,我们两人破不了防。」
  李行云立即高声道:「请火大师出手。」
  一道人影从竹林之中闪出。他全身罩在一件火红色的袍子下,只露眼睛鼻子
和嘴巴,除了能看出他身材高大,一点能辨识的特征都没有。他一言不发,蹲下
身子,在地面轻轻一按,方圆百丈内,竹林轰燃,转瞬之间已成火海,火海仍在
不断扩散,不需多久,只怕就能引燃这一整片林子。
  于红初微微皱眉,张开一个淡青屏障,人已飞上了高空。她是木灵之身,虽
不至于轻易被火海所伤,但浓烟烈焰扑面而来,也实在谈不上舒适。
  藤泽秋平人如弹丸,向她射到,弯刀如雪,攻势凌厉。
  于红初不欲与他纠缠,三招之后把他震退。
  藤泽秋平一退,火海之中又有一条烈焰长龙,头颅高昂,飞到于红初上空,
俯冲噬来。
  于红初举起盾牌一封,两者相撞,发出嗤嗤的腐蚀声。
  狸力兽不甘落后,趁着于红初木华盾与火龙纠缠之际,四只足爪都深深插入
地下,把源源不断的土灵之气,化成尖利土刺,向她连连飙射。
  于红初不得不在抵挡藤泽秋平之余,分出心神来震碎土刺。
  两人一兽相互配合,或近战,或远攻,乘虚蹈隙,战力高涨,渐渐稳住了阵
脚,只看场面,甚至略占上风。
  日沉西山,光线渐暗,这一角天空却被映得通红一片。轰隆声连绵不绝,犹
如雷霆大作,震耳欲聋。火龙盘空飞舞,蔚为壮观。又有电光飞速蹿纵,透出一
股无比危险的气息,把空气劈得连连爆响……
  李萼华两人还好一些,云知还却看得震撼不已,心底不由升起了对圣使大人
的担忧,精神高度集中,紧紧盯着空中那道几被烈焰刀光吞没的绝美身影。
  山奔海立、似无穷尽的攻击之下,于红初应付起来也略觉吃力,尤其底下的
一片竹林尽化火海,很影响她对木灵之气的补充,她开始飞速移动,像是有无形
的绳索牵着,下方驮着李行云的狸力兽与火大师一起,紧随于红初移动,所到之
处如火神降临,带着焚毁万物之势,烧出一片冲天赤焰。
  于红初眼见再打下去,只怕整个安宁县都要被烧掉,妙目连转,忽然瞥见火
大师和狸力兽周边一圈金红屏障,把熊熊烈焰挡在外面,脑中灵光一闪,已有定
计。
  她张开木华盾护体,一掌把藤泽秋平震飞出去,拔下火凤簪,如瀑秀发卷洒
而下,七分艳光外,更有三分威棱,随手一扔簪子,簪子便化成一道电光,飞射
藤泽秋平。左手再朝外一吸,抢在火海之前把一片竹林吸得青翠尽失,嫩白指尖
已多了一粒碧绿光球,右掌运足十成真元,不带一丝木灵之气,隔空轰向火大师。
  火大师见她这一掌来得又急又快,涵盖范围似是极广,一时竟是躲闪不开,
只得咬牙硬接。
  砰的一声,人被打入了六七丈深的地下。
  于红初身子一震,往后滑退出丈余,途中仍没忘了屈指一弹,瞄准了飙射而
来的土刺间隙,把碧绿光球无声无息地弹向狸力兽。
  火大师不在,四围烈焰已卷进狸力兽周身五尺之内。光球蕴含着浓度极高的
木灵之气,一撞进来,瞬时被高温点燃,只听轰隆一声惊天巨响,火海之中升起
一个大火球,伴随着凄厉之极的惨叫,狸力兽被炸得皮焦肉烂,口喷鲜血。
  狸力兽身子一晃,化成人形,却是个五十左右身材偏胖鬓发微白的老人,他
顾不得身上一丝不挂,当机立断,一手夹起虽有符纸护身、仍被炸得昏迷不醒的
李行云,吼了声:「撤!」人已冲天而起,率先跑了。
  于红初与火大师全力对了一掌,也不轻松,深吸一口气,压下微微翻涌的气
血,正要去追,另一边藤泽秋平已摆脱如有灵性纠缠不休的火凤簪,又是一刀劈
来。
  于红初无奈之下,只得把他一掌震开,再回过身时,狸力兽连带火大师早逃
得不见踪影了。
  于红初叹了口气,看着嘴角溢血的藤泽秋平,缓缓道:「你的同伴们都跑了。」
  藤泽秋平道:「他们不是我的同伴。我来报仇,顺便还一个人情。」
  于红初无精打采地挥了挥手,道:「你走吧,记住了,事不过三,下次我不
会再手下留情。」
  藤泽秋平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身缓缓踏步,却如缩地成寸一般,眨眼就消
失在暮色当中。
  于红初召回火凤簪,随手挽了个髻,插于其上。再捏了个手印,口中念诵几
句,头顶霎时乌云滚涌,雷鸣电闪一会,大雨倾盆而下,浇到火海之上,发出噗
嗤噗嗤声。
  水汽弥漫,烟尘乱飞,李萼华不得不张了层屏障护住三人身体。
  于红初缓步走近,身如斜柳,娉婷多姿,已完全恢复了平时的优雅之态。她
看了李萼华三人一眼,微微笑道:「我们去安宁县衙。」
  李萼华答应一声,便一手抓着一人,随于红初往安宁县城飞去。申小卿紧跟
其后。
  一行五人速度极快,不一会儿到了安宁县县衙所在。
  于红初凭着圣使令牌,很快见到了当地县令,她有两个要求,一是张榜告知
百姓实情,免得他们担惊受怕,二是把那个中年浪人关押起来,问出口供之后,
上报京师,再视情况判刑——她认为这种炮灰不可能知道什么重大的情报,交人
之前已把那个浪人的修为废掉了。
  做完这一切,她才对李萼华道:「带我去你们的住处看一看。」
上一篇:【萧齐艳史】第二章 山居岁月(二十一)(二十二)
下一篇:【萧齐艳史】第二章 山居岁月(十七)(十八)

©2014 - 2015 8kkk成人电影

www.5834.xyz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